© 梦回轻盈时代

Powered by LOFTER

贺州的夜雨

我在一座叫贺州的城

想起远在边陲的小城

贺州的夜雨绵绵  

小城的夜人熙攘  

我在贺州的小巷

想起小城的一些人

小巷是这样的静 静到听见雨打落叶的声音

人却那么模糊  模糊的像这夜的色

黑的如此深沉

我想了又想  回忆了又回忆

看看是否能记起些什么  

例如谁高谁矮谁胖谁瘦什么的

可似乎什么也想不起来

就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似的

贺州的雨依旧在下

淅淅沥沥的 流入路边的小溪

它不知人间的忧欢  也不了解我的惆怅

我走在小巷里

走过龙眼树下

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院子里忽然传来阵阵犬吠声

我走的越来越快 步子越来越来凌乱

我匆匆登上楼  像一个风尘仆仆的过客

不知过了多久

窗外的雨停了

穿过小巷的摩托车

走在小巷里的人

徘徊在院子里的犬吠声

统统消失了

夜静悄悄的

我的心中也静悄悄的


若耶溪

见到你总会让我想起诗仙太白

想起诗人丘为

太白称颂你“遥闻会稽美,一度若耶水”

丘为夸你“一川草长绿,四时那得辨”

他们都说你美 

细数到现在也有一千多年了

若说有什么抵得过岁月源远流长

那便是你了吧

你像个安静的小镇姑娘

其他人都跑到大都城去了

你却在小小的平水镇  日复一日静静的待着

有时候我真想问问你

你难道不向往大都城的生活吗

那里有王勃所见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有王若虚亲描的“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可是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答案的

因为这个问题恐怕有太多人问过你吧

李太白问过

丘为问过

后来的王安石、苏东坡、王守仁、徐渭问过

你却只是莞尔而笑  什么也没说

也许对你来说  很多事情都是没有答案的

也是不需要答案的


一个又一个隧洞,忽明忽灭,像亮起又灭的荧幕,像断了又续的信号,像反复无端的梦境。窗外是绵延的铁轨,田野和山川,是一片即将走向黑色的彩蓝。待幽暗的村庄亮起灯火,是否可见星垂野阔,月涌江流?

疯狂动物城

从来没有一次和平   让整座动物城如此疯狂

真的    这次大伙儿都没有喝酒

肯定不是酒醉的假象

黑熊骑上了猴子的座驾    一部踏板被磨得滑溜溜的单轮车

猴子骑到黑熊的脖颈上   上演双飞的戏码

狐狸不再搔首弄姿    领着一群大耳朵兔在跳华尔兹

老虎呢    化身成了园里最淳朴的家伙 

俨然一名看戏的吃瓜群众

大家似乎都忘记了自己的敌对身份

忘记了  城外还有管理员


春困 夏乏

不过一段假日时光  眼皮跌宕

烦扰声线穿越白墙  萦绕耳边

不过一个计划  被打乱

十个人困于十个平方  谁在认真欣赏

台上莺飞草长  台下春意阑珊  各怀幻想

你有你期望  我有我失算

谁能退让  谁愿投降

你有你手段  我有我决断

不能欣赏  只能互伤

 

举起双手扶墙  千只目光

有如千支长枪  插入胸膛

有什么可以抵挡  不如直面死亡

就算装模作样  也看似泰山

窗外春花烂漫  窗内药火弥旺  好戏开场

你使绣花枪  我举金箍棒

互有来往  撞声铿锵

你假走落荒  我触不及防

你回身一枪  

 

春光短暂  抵不过夏日绵长

看客已离场

你终困 我投降